關於部落格
施工
  • 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關關“卡拿” 小小駕照“撂倒”20人

  新華社記者 朱峰   車管所不放過40所駕校,從學員信息錄入、預約考試到考試通過,關關“雁過拔毛”,所長受賄近 300萬元,臨時工也不落空,貪污30萬元……一本小小的機動車駕照,背後竟牽出令人瞠目的腐敗,石家莊市車管所第三分所20餘人“淪陷”其中。如何防範“車考腐敗”重演,強化監督成為關鍵。   報名:   提前錄入信息預約考試臨時工收受賄賂30萬元   石家莊市公安交管局車管所第三分所,主要承擔駕照考試的組織與監管等職能。李叢原是石家莊車管所聘用的微機錄入臨時工,在第三分所當協勤。   法院經審理查明,2008年至2012年底,李叢利用其職務便利,幫助相關駕校學員信息順利登錄、提前預約考試、增加考試指標等,累計收受25家駕校合計賄賂款30餘萬元。目前李叢犯受賄罪一審被判有期徒刑四年六個月。   一個人要想拿到駕照,往往要先到駕校報名學習,然後參加並通過考試。按照規定,駕照考試一般分為科目一、二、三,涉及理論、倒樁、場內、場外等。   李叢供述,她主要是負責對學員檔案資料錄入、預約科目一理論考試等。學員只有在信息錄入電腦後,才能進行駕駛人資格考試。因為錄入量大,一些駕校就以加班費、飯費等名義請她幫忙加快錄入,一般是每個月來找她登錄學員信息一次,每個駕校每次平均給二三百元,每天能收一千餘元。   據記者調查,駕校每個月招收的學員人數應按照駕校的教練車輛予以確定,學員指標有的駕校用不完,有的則不夠用,這時車管所可以對學員指標進行調劑,新增加學員的信息需要登錄,也要打點信息錄入員。   石家莊市一家駕校負責人透露,為了讓李叢給自己駕校儘快進行學員信息登錄,每次給她300元或500元。有時候他還去找李叢幫忙調劑增加招生指標,對方每次都能給他們調劑增加20多個,這時每次都要給她2000多元。   考試:   主考官收“保過費”照顧一名學員300元   駕照考試第一關科目一,即理論考試。據該所考試一科原科長任常平供述,她從2011年9月份起負責科目一考試,收過9所駕校給的“保過費”,為駕校學員通過考試提供過照顧。   考試之前,駕校負責學員考試的人員先找任常平溝通,在需要照顧的關係學員的考試憑證上做上記號。任常平則將這些學員安排到固定座位上,讓手下工作人員幫助他們答題。   “幫助學員儘快通過科目一考試,一是避免積壓,同時也可增加一些收入。”石家莊一位駕校負責人說,一些駕校向這些學員收取1200元至1500元的“保過費”,其中1000元會交給車管所的考官去瓜分。   在其他駕考科目中,同樣有“保過費”。該所考試一科原科員張建鋒曾向司法機關交代,他在駕考科目二、三中擔當主考官期間,常有駕校來說情,考試時,他就會對關係學員放鬆標準,降低要求,少扣分或不扣分。一般是學員開一小段車就直接通過,這樣每照顧一名學員他就能得到300元好處費。   目前,任常平因收受賄賂款200餘萬元,被一審判處有期徒刑十一年六個月;張建鋒收受賄賂款125萬餘元被一審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六個月。   收賄行賄:   幹警向一把手“進貢”所長受賄近300萬元   40餘所駕校的181萬元,20餘名幹警的105萬餘元,總計286萬餘元——— 這是法院一審認定的石家莊市車管所第三分所原所長劉文勝的受賄金額。   記者調查發現,在這起腐敗窩案中,雖然鏈條上的每個環節都有幹警受賄,都有駕校行賄,但他們卻有一個共同點:向一把手所長“進貢”。   劉文勝任所長期間,每逢春節和中秋節,所里部分幹警就給他送錢。他認為,一些幹警負責駕校學員考試業務,在考試過程中有照顧關係學員的現象,接受考生或駕校的吃請、禮品甚至是現金,給領導送錢就是想讓領導對他們的行為放鬆管理。   該所一名考試科幹警在接受司法機關問詢時透露,他每個月都給劉文勝送四五千元,就是讓領導安排自己一直在考試科負責監考工作,因為考試科能收取的好處費很多。“駕校很多業務也需要所長的關照。比如申請加考,需要一把手所長批准,送錢就能都批准。”一名駕校負責人說。   另據記者調查,駕校在建設考試分場、驗收、升級改造時,車管所所長也都有很大權限,因此劉文勝也是駕校最想巴結和賄賂的對象。   河北省檢察系統相關人士指出,長期以來車管所內部比較封閉,缺乏外部監督,同時這一機構掌握著駕考監管、通過等權力,容易產生利益尋租。必須採取切實舉措減少駕考過程中的人為因素,並加大對車管所系統的審計監督,才能防止類似腐敗窩案的重演。   (原標題:關關“卡拿” 小小駕照“撂倒”20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